軍文通教育
—專注軍隊文職培訓

七年非現役文職人員的真實感受

來源:軍文通教育

1、只是想寫寫這些年的真實感受,盡量會客觀的來說工作經歷;這個感想只是有時間就寫,想起一件事就寫一件,因此可能比較凌亂,


2、我是教員的崗位,但因為軍隊政治課的特殊性不能上,注定了是教員崗但實際只是打雜的角色,大家可以想象我的心里落差;


3、我們同事大家關系都很好,領導原來在福利上什么的對待我們都是一樣的,當然也有極個別的像這個吧里提到的看不起文職人員的干部(包括士官)。應該說,這種歧視是一種制度上的歧視;


4、既然上一點說了是制度歧視,所以不要夢想文職干部脫軍裝和文職人員地位、待遇提高有什么關系,文職人員和軍人是兩套完全不同的制度體系,只能說這是改革的一部分,只能寄希望于文職人員制度的健全,而不可能是文職干部脫軍裝或者不好了,我們這個群體就好了,所以仔細想想兩者并沒有因果關系。


5、文職人員總體肯定是會向好的方面發展,各方面也會逐步完善,就是不知道需要多久,反正改革的試驗品總是最悲慘的。


6、那幾年看過外軍文職人員制度,但我們想采用人家的制度時,會說國外怎么怎么,但如果不想采用,總是會用中國特色作為借口。到今年6月,我就工作滿7年了,盡管可能以后會越來越好,但還是辭職了。同事包括很多文職人員,都說我走的時候并沒有那么大的怨氣,純粹只是為了自己的發展考慮。這個吧里的確很多時候是很大的抱怨和負面評價,雖然有些時候言過其實,但大多數時候所說的問題還是存在的,所以感同身受。想想自己已經解脫了一段時間,就來談談自己這幾年的感受。下面本人盡量客觀的來說說自己這些年的經歷,也給后來的一些參考。


2008年,研究生畢業之后,我為自己找到了學校,而且是大學、軍校的工作很是開心。我們班里的同學,上這個研究生大多數是沖著以后當老師去的,有的同學以前是學的理科,甚至有些工作了很多年的也都來考了這個文科的研究生。而當時,進一般的公辦本科院校當上課的老師都必須是博士,甚至許多學校的輔導員都有諸如年齡,211的限制。在我已經能夠進這家學校之后,有所外省的地市級普通本科院校(它離我的本科院校比較近,估計是看中了我本科是那所211而且是全國排名前40的院校的名氣,我碩士院校非211)給我打了電話,說我可以去面試輔導員,而且說他們因為經過了初選,能夠通知的人基本上就是定了的人選。但此時軍校也可以去了,而且離家近,聽上去又是教員的崗位,于是我就謝謝了。

剛開始很為自己的專業和學校自卑,但后來發現不論是我的本科還是碩士學校都還是挺好的,盡管試用期過后工資還不到2000,但那時剛畢業的軍校理工科碩士也才2500多一點,盡管他們另外會有伙食補貼、衣服什么的都是發的,但工資差距沒有那么多。而且我這文科的就業本來就不怎么好,所以還是覺得這個工作來之不易。當時學校只有教師節、國慶節和過年有三次福利,文職人員還打六折。更多的福利來自于自己小單位,但后來隨著八項規定出臺,軍人工資的大幅度增長,學校僅有的三個福利都沒了。自己小單位也因為各種原因不再有平時的福利。很多軍人說這是要工資透明化,把工資漲上去,不讓發福利了。但是我們文職人員工資沒漲多少,但福利沒了。而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因為工資發到卡里,只是一串數字,但是發到手里的福利,盡管不多,但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是教研室目前為止,待的時間最長的文職人員了。我進來后,是第3個文職人員,前面有兩個,一個年齡很大了,一個比我小。而軍人(文職軍人和技術干部)有30個左右,是個很大的教研室了。200811月,年齡較大的那個文職因為老公博士畢業去了高校,可以把她帶去,剩下了我和另一個文職人員,當時沒什么感覺,但等到她再離開之后,就剩下我一個文職人員,才覺得心里特別難受。于是后來2010年又來了一個學法學的文職,我特別開心,總算感覺有了自己的伙伴,她來了之后,領導并沒有讓她參加講課考核,而是主要負責教研室的自學考試和雜活,我們關系很好,因為很多時候我們都要一起打雜,她其實已經保送上了研究生,但是放棄先工作了。她有次在窗外聽到幾個站崗的小兵和士官說了一些,大體是文職人員在這里都是吃干飯的什么什么,她非常生氣。跟我說的時候我也是挺氣憤的。其實她是挺自卑的一個人,因為在教研室的人都能上課,除了極個別之外基本都是研究生,她既為自己的本科學歷自卑也為自己不能上課自卑,同時又為自己因為關系而自卑,我告訴她其實很多人都有關系,只要好好干就好了。骨子里她其實是一個非常不適應這里的人,在無法融入這個環境之后,她不斷的去考公務員試圖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從事跟自己本專業相關的工作。經過了很多次的失敗,她終于脫離了這片苦海,考上了法院,盡管工作后比較辛苦,也沒有想象中的待遇,但是很做自己喜歡的工作還是非常幸運的,這也是她自己不斷努力才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我由衷的祝賀她。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又是我自己一個人。2012年初,教研室又來了一個文職,也是從事一樣的工作,我們也經常在一起探討這的發展問題,之后學院編制調整,從其他科室又轉來幾個文職人員,對于她們來,我是很高興的,畢竟自己的伙伴多了起來,至于其他單位出現的年底考評考核、優秀誰拿等等一些問題我覺得畢竟人少,大家輪著拿也行。何必爭的關系緊張兮兮的。當然,因為我是**一個研究生,又加上畢竟干的時間長了,工作科研也還不錯,就算后來出現了超編的問題,可以說只要我自己不走,基本不會擔心去留的問題。等到我開始寫這個類似工作總結的時候,2012年來的那個文職人員也考上了研究生,很快她也會辭職去上學了。這大概都是我們這個群體在困境中的解脫。

我進來時編制是在法學教研室,但它和政治理論是合在一起的。我先是準備教學的考核,最后拿到優秀獎,得了個獎狀。(它的考核不分幾等獎,只評優秀和合格)教研室還在開會時提到這事,領導還讓所有教員鼓掌祝賀。當時還覺得怪怪的。原來口頭表揚在軍隊里也是很重視的。后來才慢慢發現,教研室的同事講課都很厲害,都講的很好!之后給軍隊地方學生(就是不穿軍裝的學生,已成為歷史)上了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門課。因為這已經是最后一批,之后沒有地方生了,而且沒有法學課程,因此我也就處于沒有課的狀態了。這幾年中,也斷斷續續的給穿軍裝的學員上了課。但每次排課的時候特別難受,因為我明明是教員崗位,卻沒辦法上課,拿不到課時費。和外語、數學同樣式文職人員的一比,差異一下就現出來了,而且我們要求嚴格坐班。沒有課就得在那里坐著。這也和別的教研室形成了不同。當然,這些要求我認為都沒有什么,別人能做到的,我當然也可以做到,紀律嚴格一點并沒有什么。但是我卻發現,我大概是我們學校里面文職人員位置最尷尬的一個,因為別人是行政崗就專心做行政,是教員就專心搞好教學,但是我是教員崗位,但是卻連上課的資格都成了問題,這確實讓人心理很不好受。幾年當中,領導和同事還是比較關心我,排課時把我名字排在別人后面,也讓我上了一些正課。也算是陸續上了一些課。但是2013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評估,說有專家在哪個學校發現有文職在上政治課,那些專家其實只是提出了這個問題,并沒有說什么,于是連帶著我就不能上課了。后來,也就只開開選修課,所以當時不用上課,不用被聽課。但總這樣也不是個事啊。軍校**的一個特點是很重視上課質量,但是教員沒有充分的時間備課,雜事又特別多,就是上課的過程中也有很多別的事情,這也許和軍隊的特點有關。


我剛來后,就接手了辭職的文職人員的一些基本雜活。也就是說,當時是邊斷斷續續上課,邊干些雜活。包括每天拿報紙、訂報這些事,其他部門取報紙的都是雇傭的年齡很小的臨時工,我們因為報紙雜志多,就自己專門取,但因為當時總算還上點課,所以作為年輕人,這些活多干干也沒什么。我說過我可能是個謹小慎微的人,所以在辦公室里最害怕主任叫我,一叫就肯定有事,而且雜活特別多,后來又來的兩個文職人員,包括關系特別好的幾個干部都說主任怎么老叫你,還有些說是用你用順手了。我自己也可能是比較負責的人,所以當我有兩年中各有一次在過年后去外地上課的機會時(學校的訓練基地,有學生在那邊),兩年中各去了兩個月,因為那個地方上完課就沒事了,我得到了完全放松,以至于回來后就胖了,同事們都說那個地方的飯菜那么難吃,你去了兩個月竟然都吃胖了,看來比較輕松。我自己也認為是心理上的輕松才胖的。在辦公室竟然是有這么大的壓力??!


2009年,我們被組織去聽了一場文職人員報告會,有個護士去了汶川地震救災,說剛開始領導不讓去,她急的找了領導最后去了。我們軍人同事直接說她肯定有關系,沒有關系不可能去。還有個北京理工的副教授(忘了具體哪個學校)竟然跑到一個軍校去當非現役文職了,我們都覺得不知他怎么想的,跑來當文職人員,人家能給你副高的待遇嗎?能給你該有的尊重嗎?能讓你安心搞科研嗎?反正我們都認為他腦子被驢踢了,不太正常。還有個是海歸的英文碩士,教英語的。而我認為:這幾個人盡管可能事跡很感人,也很優秀。但不具有普遍性,我們大部分人沒有他們這樣的機會,也注定我們只能是個普通人。就好像給我們畫了一個空中樓閣,讓他們看上去很美,也確是可以鼓勵我們向他們看齊,但問題是我們直接連上樓的樓梯都沒有啊。根本不可能達到那樣的高度。


我因為畢竟上課不多,多少還有點時間,再說我前幾年都住宿舍,晚上基本在辦公室,所以發了不少文章,**年評職稱時,我覺得差不多,因為課也有,發表文章也是最多的,但在文職人員里專門評,還是沒評上。同年進來的三個學數學的,都沒評上,直到第二年,我們四個才評上了講師。記得第二年我述職完之后,和我們教研室的評委在交流的時候,因為回避制度他并沒有給我打分。但他說的一句話卻讓我今后感概了萬千。他說“小宋你挺努力的”,就這很普通的一句話讓我感動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大概是在極度壓抑的條件下,我極力想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因此才會這么努力。聽到這話特別感動,覺得終于有人看到了自己的努力,肯定了自己??陀^的說,除了兩個政治學院,可能在其他學校里人文社科類總是處于邊緣學科,根本沒有理工科那些個課題,在上課量又不能是我自身能控制的前提下,寫點文章就是我**的一個努力方向。建軍85周年,我的一篇文章獲得了教研室**一個(總政、總參、總后這個級別的征文)征文三等獎獎勵,而教研室的教授都沒有獲獎。后來一想,這篇文章我前后修改大概寫了1年多,自認為是就我自身水平來講比較好的文章了。


剛來的時候說職稱很好評,可是沒想到,從當年開始職稱不僅是我們,包括干部的職稱都很難評。到后來特別是2013年以后,按《條例》實施了新的套改之后,文職人員的崗位等級的晉級有比例和限制,因為11級名額有限,全校8個人只有2、3個名額。在我評上中職后是10級,而中職對應的10、9、8級,條例也明確有了4:3:3的比例。換句話說,如果9級人員已滿,即使你在優秀也無法進到9級。除非他升入8級空出9級的名額,或者評上副高直接升入7級。

記得在2011年底還是2012年初,就是為《條例》征求意見。我作為學校代表和另一個文職去參加了名為西北地區軍校文職人員座談會,但是當大家提出各種問題的時候,那個開會的領導總是把話搶過去,說的內容都是按現有的政策辦的,現在沒有政策也就沒有可能解決。感覺不是收集意見,而是我們提一個問題,他就擋回來,提一個問題就擋回來。連我們提到的待遇問題,按事業單位走,但事業單位不同的單位待遇都不一樣,究竟按哪個單位的待遇等等都沒有解決。我感覺就是2個問題有個著落,一個是證件的問題,說會統一證件;再就是統一服裝。其實這兩個問題根本就不是實質問題,記得最后吃飯時,來四總部的很多領導和開會各個院校的領導,我們是分開吃的,安排的干事還讓我們去敬酒,有個領導還說,服裝正在設計,肯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待遇??墒堑鹊轿肄o職,也沒看見統一的證件和服裝。而2013年《條例》出臺,很多人之前都說我們要漲工資了,而且漲的很多,事實上按照條例一套改,我們很多人反而降了,學??次覀兛蓱z,采取就高不就低原則。因為研究生有個學歷補貼,同事評上講師后也漲了幾百,但是條例實施后,評上講師也就多不到200元。暈!


還有一個就是初級40,中職45不續聘的問題。這個問題現實存在。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改變,但現有的政策市除非評上副高,除非你很優秀,大多數文職人員是沒有辦法干到退休的。這也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的特點的體現。想想軍人都存在轉業的問題,很多人也很迷茫,文職人員制度作為一個新的制度,這個群體迷茫就很正常了。一句話,這是制度使然。


正因為級別晉升和中職年齡的限制,才迫使我不得不思考今后的發展。很明顯,評中職還能上課都那么艱難,如果以后不上課,我晉級、評職稱都會成為很大的麻煩。連課都沒有的教員如何去評副高?就憑文章恐怕不行,你寫人家也寫,但人家上課你不上課,在我看來,評職稱的大門已經基本被堵死。其實2011年,我剛來3年就投過一個簡歷,當時主要是合同期滿,沒評上職稱,也還可以上課,所以打電話讓試講的時候我就沒去。但是這個問題在2013年文職人員條例出臺后就呈現出來,20138月,當時已經特別迷茫,我又投過一個中學簡歷,在招聘啟事上的待遇也比現在多,比我現在要強,我準備了課件,但沒怎么仔細準備講稿,講的時候沒有課件,這下我又點措手不及,結果可想而知,沒有別錄取。那個老師還說今天來的人都是初選合格的人,就算這次沒錄取以后也有機會。但我經過這次面試之后,一時不安的心卻平靜下來,同時很大的收獲,外面的機會很多,只要充分準備,還是可以把握住的。2014年年底,有三本院校招人,我就試著投了,其中一個在元旦之前就試講,同時來試講的人有好幾個,這次我準備了課件還有講稿,比較充分,講完之后我自我感覺可以,后面講的人出來給我說他進去后評委還在說我講的很好,心理已經覺得應該是我挑這家單位了。果然,沒幾天就通知我單位有意聘用我,并且說了待遇,總體來說比目前的高,但這是建立在上很多課的基礎之上的,因為它有基本任務量并任務量很大,只有上完基本任務后才會拿課時費。而目前文職崗位基本的定位就是打打教研室的雜,雜事、小事情比較多,但很多時候還是比較輕松。但是心理上的壓抑特別難受。而民辦的三本院校根本不會養閑人,他們招人一定是缺人,來了也不會讓你閑著。當時心理也很矛盾,畢竟已經在軍隊工作了將近7年,多少還是有點感情,而且人想改變現狀是需要很大勇氣的。我們文職人員聊天時,從很多年前就開始說在這個地方待久了,出去會很難適應外面的世界,這類似于溫水煮青蛙。我問了很多人,包括很多關系好的軍人,他們都支持我,還有領導說看我整天荒廢著,還想著建議我去考博士,有些同事說這條條框框太多,折磨人都不帶裝的,還有人說掙錢多少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人干活整天都不順心,確實挺難受的。但是假期里我還是有點猶豫,但是自己也知道,如果沒有什么大的變化,我應該會去,因為那邊已經把下學期的課排上了。所以盡管可能6月軍隊整體有大的改革,文職人員制度也可能會向好的方向調整,但我實在不愿意等了。


我是文職人員里面男的研究生最后一個走的。在我走之后,碩士已經沒有男的了。由此也可以看出來這個地方其實不太適合男生,特別是理工科專業,我因為專業受限,干了七年之后都走了,對于就業較好的專業的男生而言真不是理想的職業。女孩可能還存在想找個輕松工作的想法,但是男的基本不會也不能這么想,很多時候女生可以有通融,比如說早上出操,女孩子可以經常請假,但男的你老請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


就這樣,201535號,我去新單位報到。39號就上課,因為上兩門課,備課壓力還比較大。但是在新單位,氛圍比較寬松,也沒有那么多事,雖然有時候一天上6節課很累,但心里卻無比輕松,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之前離職的同事說,我們在新單位贏得了自尊、贏得了尊重,所以不要和以前比。